Daily Archives: 2019-12-17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當你歸去的時候,請以你的鳴叫和我道別;當你歸來的時候,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題記

遠遠的地平線上,縷縷血線蜿蜒晃漾。驀然間,太陽如一顆赤色的水晶球噴耀而出。長林凍河上下,一片金紅眩目、瑰麗妖嬈。

潘晟昱藏在用秸稈搭成的窩棚里,屈著雙腿,透過照相機鏡頭,靜靜凝視著朝陽下翩翩起舞的白鶴,傾聽著它們的鳴叫,捕捉著它們輕靈曼妙的身姿……
10月中旬,吉林鎮賚莫莫格濕地的清晨已是寒意凜然。拍攝得太久,潘晟昱渾身被凍得僵硬麻木,但他仍然沉浸在天、地、朝陽、鶴群互融共生的壯美畫卷中,對寒冷、饑餓、疲憊渾然不覺。

每年的春秋兩季,潘晟昱都要來這里拍攝白鶴,從最初的發現、好奇、癡迷,到后來的沉醉、忘我、融入;從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帥小伙,到閱盡滄桑、兩鬢微霜的“鳥叔”,他和白鶴已經相知相守了14年。

白鶴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每年3月,它們要離開越冬地江西鄱陽湖,北遷至北極圈里的雅庫特度夏,9月,再由雅庫特飛還,全程10000余公里。而處于嫩江和洮兒河交匯處、適宜水鳥棲息繁殖的鎮賚莫莫格濕地,便成為了白鶴漫長遷徙途中的重要“驛站”。目前全世界白鶴數量僅存4000余只,其中80%至90%的白鶴要到莫莫格停歇,停歇時間為100天左右。

2005年,就是在這里,潘晟昱與白鶴結緣,他的人生也因此改變。

“白鶴一生太不容易了,年年要經歷萬里跋涉的艱苦、覓食求生的艱難、哺育幼崽的艱辛。它們在北極圈里的雅庫特繁育幼鳥,秋季在莫莫格停歇后,帶著幼鳥南飛鄱陽湖越冬,等來年再飛回莫莫格的時候,幼鳥已經長成了成鶴,就要與父母分別了。幼鶴對父母是非常依戀的,母親為它覓食,一口口地喂養,父親負責警戒,保護幼鳥與雌鶴。為了雌鶴和幼鳥的安全,雄鶴大部分時間是不吃食的,對這個家庭非常負責。可幼鳥長大了,終究要離開父母,它們也要有自己的妻子、丈夫、孩子,也要有自己的堅守、承擔和付出。就是在莫莫格,長大的幼鶴,要學會獨立面對生活,獨立開始自己的一生。”潘晟昱說。

經過幾年的觀察、跟隨,潘晟昱發現白鶴和人類一樣,也有敏銳的感知和復雜的情感,有手足之情,有群體生活規則,有對幸福生活的追求,有為了子女毅然犧牲自己的偉大父母之愛。每當說起這些,潘晟昱眼角都會泛起淚光。因為了解,所以愛;因為愛,所以他把它們當成了朋友和親人。

讓潘晟昱尤為感動的,是一只瘸腿鶴的故事。“大約10年前,我在白鶴湖發現了一只瘸腿鶴。其他白鶴飛翔的時候,雙腿平伸。但這只瘸腿鶴一飛起來,它的一條殘腿是耷拉著的,不正常,它的叫聲也比較凄厲。別的成年鶴都是成雙結對的,帶著幼鳥組成三口之家,而它始終是一只孤鳥。它在鶴群里受欺負,一進入大鶴群,其他鶴就啄它,它只能在邊上,以游離的狀態,遠遠地跟著鶴群。白鶴在泥地里覓食,換地方的時候,雙腿交替行走,很優雅。可這只瘸腿鶴辦不到,它每次只能用一條好腿,從泥里一蹦,然后再用膀子一扇,這樣才能保持平衡,栽栽楞楞的,覓食很費勁。但它的生命力特別頑強。2013年,白鶴的覓食地漲水,就剩路邊的高崗能停歇覓食了。但這里來往的車輛非常多,每天觀察野生鳥類的游客、攝影愛好者也多。鶴群盤旋著不敢落下來。這時候,這只瘸腿鶴立功了。白鶴的習性是,只要有一只落地沒有危險,其他的就敢跟著過來。那只瘸腿鶴非常勇敢,每天它都是第一個落下,為鶴群探路。于是我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功勛鶴’。那年9月中旬,當鶴群從雅庫特飛回莫莫格時,我沒見到這只瘸腿鶴,當時我特別著急,特別難過,心想,它是不是體力不支吃不到東西了?是不是遭遇什么意外了?后來,在離鶴群覓食地兩公里的地方,我意外地見到了它。它孤零零的,在一個藨草特別多的地方吃藨草。我激動得都快哭了。然后,我用了兩個小時慢慢接近它,扛著相機,不去打擾,慢慢接近。瘸腿鶴開始警覺,抬頭望著我,我停下來,讓它看。我覺得這幾年我跟隨它、拍攝它、觀察它,它對我應該有印象。鳥的視力特別好,但我不確定它的記性好不好,不確定它會不會記得我。果然,它望了我一會兒,然后就不怕我了,還是低頭吃東西。我覺得它真厲害、真聰明,了不起!直到4年前,我還能觀察到這只白鶴,但到了2016年,這只瘸腿鶴消失了,從此,我再也沒有見過它。”

面對白鶴的死亡,潘晟昱傷心、難過,但他絕口不提“死”字,而是用“損失”來代替。他默默地守護著它們,他幸福地迎候它們歸來,又依依不舍地看著它們離去。鶴群數量增加了,他快樂得像個孩子,幼鶴數量下降了,他焦急地四處打電話詢問原因。他不敢離它們太近,怕驚擾它們;又不忍心離它們太遠,他舍不得它們。別人說他為白鶴奉獻了很多,他說:“白鶴教給我的更多。”

一開始,妻子冷庭君對他愛鳥護鳥的行為不太理解:“每年白鶴春秋兩季回歸的時候,大約得在莫莫格停歇3個月的時間。這3個月我和孩子就見不著他影兒了。他一顆心全在白鶴身上。鶴走了,他做片子或回放視頻的時候,聽到白鶴的鳴叫,就像聽到孩子的呼喚一樣,那個高興、那個滿足。我和孩子得排在白鶴后面。”

“有一年10月末,白鶴基本都南遷了,有3只鶴——一家三口沒走。他成天跟著那3只鶴,魔怔了一樣。有一天天特別冷,晚上都啥時候了,他車陷進濕地里,給我打電話。我趕到的時候,看他造得滿身是泥。我又心疼又生氣,問他:‘你這是圖意啥?!’他說他擔心那3只鶴,擔心有啥說道,為啥鶴群都走了它們還不走?就這么又跟了六七天,一直到3只白鶴安全飛走他才放心回家。”

“后來我想我懂他了。有一回,他帶我去白鶴湖,然后遠遠地就看見一個白點,當時我感覺到他的神情特別緊張,漸漸靠近后,他說:‘哎呀,真是越怕啥越來啥!’他當時就怕那個白點是一只死掉的白鶴,走近一看果然是。他的那種難過,一下子就能讓人感受到。他雙手捧起那只白鶴,以一個朝圣者的心態,把死去的白鶴焚化了,然后掩埋掉。當我陪他拾枯枝焚化白鶴的時候,借著火光,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淚花。那一刻,我終于明白,他心里裝的,不只有我們這個家,更有白鶴、有濕地,有整個美麗的世界……”

2005年到2019年,14年。濕地上的白鶴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只要它們在,潘晟昱就在。

14年間,潘晟昱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掃一眼,基本就能判斷出一群白鶴的數量,八九不離十。

14年間,潘晟昱與莫莫格濕地附近的老鄉都成了朋友,只要一有白鶴的點滴消息,老鄉們立刻就會打電話給他。

14年間,只要有人尋找白鶴,不管你是鳥類專家還是媒體記者,都要先找到潘晟昱,因為大家知道,只有他最了解白鶴的行蹤。

14年間,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潘晟昱的行為打動,成為一名愛護鳥類的義務宣傳員。

14年間,潘晟昱用幾部相機記錄了白鶴在莫莫格濕地停歇的珍貴瞬間,并在全國各大媒體發表了大量稿件和圖片,呼吁人們愛護生態、關注白鶴。他把這群美麗精靈的生命軌跡,打造成了鎮賚、白城乃至吉林省的一張閃亮名片。

讓潘晟昱欣慰的是,在當地黨委、政府的努力下,莫莫格濕地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濕地內捕殺鳥類的行為已經極為少見;人們對鳥類的保護意識逐步提高,救助受傷的鳥兒已成為當地人的習慣……
潘晟昱有很多頭銜,鎮賚縣宣傳服務中心副主任,白城市攝影家協會常務副主席,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科學考察委員會委員,鎮賚護飛隊隊長等,但他最看重的,是“鳥叔”這個稱謂。他常說,我們和環境、動物是命運共同體,保護它們,就是在保護我們自己。

和勇敢的人類一樣,野生動物窮盡所有氣力頑強求生,以它們的飛翔、奔跑、跳躍,追求著生命的尊嚴和自由,有了它們陽剛、優雅的身影,才有了這個多姿多彩的斑斕世界,才有了如詩如畫的美麗中國。

在愛鳥護鳥這條路上,潘晟昱正大步走著,他的背影有些蒼涼,但絕不孤單。和他同行的人都聽得到來自他內心深處的聲音,那是潘晟昱對白鶴、對野生鳥類最深情的告白:“當你歸去的時候,請以你的鳴叫和我道別;當你歸來的時候,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來源:白城日報 記者 賈滌非)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請以你的鳴叫呼喚我 ——記鎮賚“鳥叔”《潘晟昱》
游勝鈞;游胜钧;指動傳播科技;指动传播科技;指傳媒;指传媒;華民通訊社;华民通讯社;民生新聞網;民生新闻网;游勝鈞;游胜钧;指動傳播科技;指动传播科技;指傳媒;指传媒;華民通訊社;华民通讯社;民生新聞網;民生新闻网

廣告